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而放緩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固定資產投資中民間

发布时间:2017-09-25

財經財經遏制中國經濟“脫實向虛” 。
       根本發力點是降成本、擠泡沫!

最近一段時期以來。
       “脫實向虛”又變成了中國經濟領域的一個熱門話題。的確。
       2016年gdp增速有所放緩。
       而放緩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固定資產投資中民間投資的增速僅為4%。
       還不及整體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一半。而民間投資及與之高度關聯的制造業投資增速放緩。
       與資金不愿流入實體經濟密不可分。

在這種背景下。
       中國資本市場的監管部門出臺了一系列政策。
       指向“脫實向虛”問題。證監會2016年底開始明確表態要打擊資本市場上興風作浪的“妖精”;保監會叫停了“萬能險”。
       對過去一兩年來利用險資在資本市場上進行資本運作的個別機構提出了勸告和懲戒;最近證監會又修訂了上市公司再融資的若干規定。

這些監管層的動作對解決“脫實向虛”問題有沒有幫助呢?這需要從“脫實向虛”的本因開始分析。

中國制造領域的企業大多是民營企業。
       它們的運營成本近年的確在不斷上升: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幅度從2008年以來基本都快于名義整體物價水平。
       更快于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
       這使得企業利潤空間逐步下降。同時。
       國際市場持續低迷。
       中國進出口連續兩年出現負增長。
       使得民營經濟和制造企業面臨種種困難。

當前。
       大家討論比較多的是民營企業的稅費負擔。
       過去幾年來。
       民營經濟的稅負從稅制設計上講并沒有明顯提高。高稅和高費一直存在。
       最近一個時期變化比較大的是“營改增”。

根據我們的實際調研。
       營改增對于企業稅負的影響至少短期內是負面的。
       即營改增反而增加了企業稅負。營業稅往往是虛的。
       對很多企業是沒有實收的。
       而增值稅是實打實收的。這其中的重要原因是營業稅傳統上是由地稅局征收的。
       而地稅局出于地方經濟的考慮。
       經常會與地方政府協商。
       為了鼓勵企業投資。
       通過某種方式減免營業稅。
       至少不會按稅制規定的稅率直接征收營業稅。營業稅改成增值稅后。
       國稅局成為征稅主體。
       而國稅局與地方企業的關系并不密切。
       國稅局通常按章收稅。筆者在江蘇等地的調研發現。
       營改增之后企業稅負明顯上升。長江沿線一家縣級市市委書記的原話是說。
       “營業稅是虛的。
       而增值稅是實的。
       營改增是把虛稅改成了實稅。
       這導致了稅負的上升”。

此外。
       當前討論較多的還有勞動用工成本。企業與勞動用工相關的一些費用如“五險一金”等負擔比較重。
       這當然有下降空間。
       這個稅費是長期存在的。

相比之下。
       2008年以后。
       還有另一個重要因素直接導致民營企業成本上升。
       即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大量由地方政府通過各種投資平臺來融資。
       這些投資平臺通常有各級政府的隱含擔保。
       而且這些基礎設施的投資主體并沒有長遠的財政負擔考慮。
       往往關心短期內維系固定資產投資。
       從而提升gdp。因此。
       不少地區不惜以高利率從銀行及信托機構貸款。
       這就對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在銀行等渠道的正常貸款構成了擠出效應。筆者兩年前在貴州一個貧困地區調研。
       該地區居然以9%的高利率借道信托借款。
       支撐基礎設施投資。企業從銀行的貸款相對于基礎設施而言。
       批次多。
       審批成本也高。
       銀行、信托等機構往往反而要提高對它們的貸款利率。這是融資成本高。
       從而導致實體經濟發展低迷的一個重要原因。

“脫實向虛”的第二個成因是金融體系存在結構性“虛火”

金融體系的虛火并非由于大牛市的到來。
       從中國股市整體的市值與市盈率來看。
       并不能說有巨大的泡沫存在。但必須承認。
       中國資本市場存在著結構性泡沫。
       即一些高風險的金融產品在當前剛性兌付的背景下。
       仍然可以在短期內給投資者提供超常的、不可持續的高回報。
       例如地方政府的債務和信托產品。

這些地方債和信托產品相當一部分本該重組甚至違約。
       它們的高利率也正是為應對其較大的重組或者違約可能性而提供的風險溢價。
       但目前重組和違約的比例遠遠低于應該發生的比例。金融市場甚至監管層都不愿意看到重組或者違約事件發生。
       這就導致投資者有盲目追求高回報的金融產品的趨勢。市場上大的藍籌股和銀行股的市盈率普遍非常低。
       它們與港股構成了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價格最低的股票。
       其估值遠遠低于歐美國家。而高風險的股票包括創業板股票的價格則居高不下。這本質上講是中國金融市場對風險的定價出現了問題。投資者心中的風險溢價太低。
       盲目追求高風險產品。
       低風險的傳統實體經濟項目往往被忽略了。

根據以上的分析。
       要解決中國經濟“脫實向虛”的問題。
       根本而言必須雙管齊下采取措施。

為了對沖“營改增”所帶來的事實上的公共財政集權化。
       即國稅局征收的稅收比例大幅上升。
       財政部短期內加大對地方政府的稅收返還。
       國稅局將所征稅金再額外增加一個比例直接返還地方政府。同時鼓勵地方政府加快扶持民間投資。
       讓各地政府有針對性地對有發展前景的民營經濟給予稅收優惠和運營成本方面的補貼。這就部分地回歸到改革開放近40年來發展經濟的一大法寶——調動地方政府的積極性。
       主動地為地方民營企業減稅減負。

擠泡沫就是要有意識地讓原本就是高風險的金融產品違約或者重組。對于一些高風險的新企業。
       則要通過各種方式警示其風險。一旦資本市場上這種風險溢價能夠提升到合理水平。
       高風險金融產品的吸引力就會大打折扣。
       資金就會更多地流向傳統的制造業。傳統制造業的風險相對而言較低。
       盡管它們的回報率也較低。

2016年震撼中國股市的“寶萬之爭”以及格力電器被舉牌等事件應該從這個角度重新思考。傳統的制造企業目前市盈率非常低。
       表明資本市場并不認為這些企業的運營是高效的。
       不認同這些企業的內部公司治理和投資方向。因此。
       需要調動資本市場和投資者力量。
       給這些企業的內部人施加壓力。
       迫使他們重新定位自己的發展方向。
       約束他們頭腦發熱、盲目投資的行為。
       要求他們把剩余的現金流吐出來。
       而非留在企業或者投資于一些并不相關且已是紅海的領域如電動汽車和手機等。所以。
       中國的資本市場。
       從大方向上講。
       需要從事并購重組的基金。保險資金也許不能完全擔當這一重任。
       但是中國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繞不開并購重組這一關。

與此相關的是股市的再融資功能。
       這是股市一個非常重要的直接融資功能。上市企業再融資的難度要小于ipo。
       因為這些企業運作比較規范。
       而通過運作規范的企業融資要比非上市公司更為順暢。

所以。
       要解決“脫實向虛”的問題。
       根本發力點應該是降成本、擠泡沫。
       而不是打擊所謂“妖精”或者限制企業再融資規模。

“脫實向虛”將是中國經濟未來發展的長期難題。
       可能需要花費相當長時間來解決。我們需要把準脈、認清病灶。
       以求逐步藥到病除。

京icp證0號 京icp備號-2 京公網安備號

  • 各位玩家們在游戲中進行游玩的時候總是需要進行一番的
  • 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
  • AG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http://www.qddlst.com
  • 上一篇:在敏感水域或中途遭遇碰撞或发动机或转向设备
  • 下一篇:而除了大量在網絡上流傳和在文學刊物上發表的
  • 网址:www.vgufz.top 本站搜索关键字:
    Copyright ©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无锡阀门厂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